Chinese Taught in Chinese

CTC (Chinese Taught in Chinese): This program is designed for children of Chinese heritage, for those who could understand Chinese fairly well, and the language is used as the primary language at the child's home. In this program, we teach Chinese as a heritage language, and the curriculum is designed by Dr. Ma, founder of the Stanford Chinese School.


CTC-K : 专为学前班编写的培养中文语感用的教学材料,包括:

1)看图说话用的情景话 (选自 First Thousand Words, by Amery, H and Cartwright, S)

2)中文故事:教室用版和家庭用版,请老师鼓励家长下载

3)语汇学习用词汇卡片: 请老师鼓励家长下载,在家里帮助孩子。


CTC-1 :采用“直接认读”的方法学习常用字,多认少写。

在学习写汉字的过程中,强调笔划的标准和笔划的顺序,借助偏旁部首加强对中文字的认识和理解。


CTC-2 :阅读量和识字难度有明显的提高重点及难点一:语法讲解—老师在课堂上精讲多练; 二:课后大量阅读积累—老师在课上重点讲解生字词,阅读留给学生们回家完成,下次课再进行验收。

与此同时,汉字的书写和偏旁部首的教学不可放松,课堂规则和教学流程的反复强调也是必要的。


CTC-3 :三年级开始的拼音教学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经过一二年级的“直接认读”常用字的积累,此时学习拼音事半功倍,学生不再需要依赖拼音认读汉字,同时为今后的注音,自学汉字和查字典提供了帮助。

课文和阅读内容也从儿童故事过渡到中国历史神话以及寓言故事,从对汉字的认读升华到理解故事背后的意义。语法教学为学生提供语言素材反向思考中英语法的不同。


CTC-4 :四年级是“认字和阅读”阶段的最后一年。 如果学生通过一至三年级的学习已经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以及汉字学习的能力,四年级应该是有一种“功德圆满”的感觉。

四年级新加来“温故知新”的阅读材料,在第二和第三单元里配有繁体字版本。请老师向学生简单地解释一下中文为什么有两套字体,以及它们所使用的地理范围。


CTC-5 :在集中认了近1500个常用汉字以后,需要一个集中的消化和巩固时段,故而安排五年级为集中阅读的阶段,进行“大运动量”阅读训练。这种阅读形式也和美国学校阅读chapter book同步,通过这种课上课下的“海量”阅读来复习常用字,从而实现温故而知新。 教学重点放在学生通过大量阅读来培养理解能力。

在这一阶段学生还要学习在电脑上通过拼音输入汉字和查字典,为下一阶段的作文训练作好准备。


CTC-6 :六年级第一单元以趣味对话为课文形式,介绍海外生活常用中文,同时作为以前各册中陆续介绍繁体字的复习和总结。(一周教简体,一周教繁体)。同时第一单元中含有郑先生写的当代中篇童话,作为集中阅读的继续。

六年级第二单元起开始中文写作训练。这一阶段主要激励学生整理已认知的词汇来表达自己。各册包括四篇样板课文,要求学写四篇中文作文(用电脑输入)。


CTC-7 :七年级的教学重点依然是作文的训练,进入叙事的训练阶段。最后留有一单元时间收集作文选。

七年级的第三单元《神游中国》像一本中国旅游手册,用中国导游与海外少年对话的形式,激发起学生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兴趣,而文字作为载体,是他们了解中国的窗口。


CTC-8: 八年级侧重于中华历史文化的传达。课文内容多为历史小故事,使同学们从阅读中了解中国古代圣人的思想和情操。课后阅读的部分也和教学目标相辅相成。

同时,语法的讲解在这一阶段作为重点,特别是字组成不同的词及其对应用法的讲解。老师需要有意识地把之前所学过的相关的知识点和人物等进行梳理,以启发学生温故知新,对中国历史朝代的变迁,以及历史人物的背景知识有更深一步的理解,为之后的《文化巡礼》做好扎实的铺垫。


CTC-9 :九年级延续中华历史文化的线路,融入了更多的诗词歌赋的赏析。

有特点的是,对刘墉散文系列进行改写作为阅读材料,做到中华文化的渗透和生活中的哲理相融合,相得益彰,宜古宜今。

在这一阶段,着重强调学生对不同文章体裁的理解和体悟,老师启发和带领学生们一起体会文字之美,意境之美,中华文化之美。


CTC-AP :


CTC Spoken Language :